【共和国追梦人】铁道上的蜘蛛侠

币游国际官网网站

2021-06-02

本期主播:阿杰(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广文艺之声主持人)  立秋时节,热浪依旧迎面扑来。

在佛山街边火车站,有一群列车“编程师”,他们无惧烈日,夜以继日,保障着佛山货运的井然有序。   佛山火车站往西3公里外的街边站,没有熙熙攘攘的候车大厅,只有密集的露天铁轨,迎来送往的是满载煤、铝、肥料等各种生产生活物资的货运列车。

每当列车到达这里,调车员需要把其中相同目的地的车厢编在一起,重新组合成一趟新的列车,列车再从这里驶向全国各地,甚至走出国门。

  这里是离城中心最近的火车站,佛山东货场取消以后,这里的运货量逐渐加大,一个早上就要完成四五十钩车。 正午时分,暴露在太阳直射下的铁轨温度将近60℃。 佛山街边站调车临时值班站长小徐正拿着检测器完成调车最后的安全检测,他负责盯控调车作业。

  每天,调车员们肩负着4万吨的货物运载任务,以及近百个车厢的甩挂、编解、取送工作,这是保障列车运输安全的重要一环。 由于调车员们经常需要扒乘在列车车体侧面,看起来就像“粘”在车体上的“蜘蛛侠”。

列车“编程师”保障着佛山货运的井然有序。

(陈芷晴摄)  “检查完毕!”“明白!”当牵引车缓缓驶入站内,各个岗位的调车员早已准备就绪,挎在胸前的调车电台不时发出指令和联控声音,每一钩调车作业,至少有6次呼唤应答、9道程序、18条固定用语。   列车甩挂后,调车员钻入车底手动摘除用来制动列车的风管。

每班至少完成3批调车计划,一节车厢长11米,按一趟列车有45节车厢来计算,来回一趟将两侧检查一遍,调车员平均每个班次至少徒步6公里以上。   调车员上下来回车厢间进行手闸采取或者撤除防溜,相当于给汽车拉上手刹,确保列车停靠安全。

这些直径不到10cm的黑色软管对连接车厢非常重要,一趟几千吨的货运列车就靠这几十条的封管连接和拉动了。 所以在列车开动前,一定要确保封管和钩子的安全。   连接员是调货组中最基础的岗位。 “90后”的小向,已经有五年的列车解编经历了。 每天在复杂的铁轨中来回穿梭,在两节车厢中上窜下跳,完成列车的摘挂、推进和确认信号…每个步骤小向都做得一丝不苟。   列车推进时,调车员进行瞭望可以站立的地方非常窄,半只鞋落空在梯子外面,身体呈一条直线往外倾斜,目光要一直看着前方。 通常,这样的调车工作在每批作业计划中最少要持续40分钟,长的需要2个多小时。   调车员在取送列车前需要认真检查车辆技术状态。

一天工作下来,调车员身上厚厚的安全服会反复被汗水湿透,手上起泡、皮肤晒脱皮那是常有的事。

列车“编程师”保障着佛山货运的井然有序。 (陈芷晴摄)  调车长徐师傅确认信号状态后通过电台发出调车指令。

徐师傅今年45岁,拥有一双让人服气的“火眼金睛”,负责联系和确认调车信号,他说,他干了20多年调车,但还是不敢大意,不符合要求的需要重新拆分连接。 干这行就是需要细心和踏实。

要知道,列车哪个环节出错,后果都不堪设想。

  调车的最后一步是检查列车编组后的安全。 中午时分,临时值班站长小徐开始猫着腰挨个检查车体,在3公里多的区间内多次往返进行检查。 这个程序主要去检查刹闸松了没有,确保铁轨上的安全。

  头上是炎炎烈日,脚下是滚烫的钢轨,调车员终于结束了早上的作业。 半小时稍作休息后,他们将再次进行下一批作业。   铁路行车安全靠“机控”,调车安全靠“人控”。

不管白天黑夜,调车员都需在露天场所24小时不间断作业,实行四班轮班制。

小徐说:“调车员确实是一个辛苦的职业,而且铁路一直在运转,不但要日夜颠倒,节假日也没法休息,但看见自己可以准时完成计划,还是非常有成就感的。

”  准点到达的货物背后,是调车员披星戴月的工作、日日夜夜的努力。

每趟列车推进前的响鸣彷佛都在向调车员们致敬。 这个鲜为人知的平凡工种,保障着佛山货运大动脉车轮的永不停歇。

(报送单位:广东省网信办作者:陈芷晴甘颖)主播介绍  阿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