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怎么看?多位专家来解读

币游国际官网网站

2021-05-21

  近日,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主要数据情况(以下简称“七普”数据)发布。 数据显示,全国人口共141178万人,与2010年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相比,增加7206万人,增长%,年平均增长率为%。 “七普”数据结果呈现哪些特点?在中国人口学会、中国人口与发展研究中心联合召开的“大国人口:形势、挑战与应对”专家研讨会上,人民网记者采访了多位专家进行解读。   流动孕育活力10年间流动人口增长将近70%  “七普”数据显示,2020年我国人户分离人口达到亿人,约占总人口的35%。

其中,流动人口亿人,10年间增长了将近70%。 从流向上看,人口持续向沿江、沿海地区和内地城区集聚,长三角、珠三角、成渝城市群等主要城市群的人口增长迅速,集聚度加大。

  “人口流动趋势更加明显,流动人口规模进一步扩大,迁徙中国形态得到进一步确认。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段成荣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改革开放以来,中国人口的空间变动实现了由低流动性的“乡土中国”向高流动性的“迁徙中国”转变,并且迁移流动成为常态化的人口空间运动特征还将长期保持。

从数据可以看出,人口迁移流动将在人口形势变动中,尤其是区域人口空间分布格局变化方面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中国人口与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研究员张许颖认为,人口向城镇、经济发达地区集聚,超大城市、特大城市和城市群内部的经济联系已经形成,对人口就业吸纳能力相对稳定。 “‘七普’数据再次印证这种人口结构趋势性变化特征。 ”张许颖指出,人口是发展的基础性因素,经济、社会、科技发展要适应人口的趋势性变化。 当前人口流动趋势表明,人口与经济、社会、资源、环境的关系逐步进入双向适应、相互促进的新阶段。

  人口红利激发动力劳动力人口数量庞大、素质提高  “七普”数据显示,我国16-59岁劳动年龄人口为亿人,与2010年相比,减少4000多万人;全国人口中,拥有大学(指大专及以上)文化程度的人口为218360767人,与2010年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相比,每10万人中拥有大学文化程度的由8930人上升为15467人。   劳动力供应量和经济发展密切相关。 中国人口学会会长、中国人民大学教授翟振武认为,目前劳动力还是比较充裕。 “从劳动年龄人口比例来看,劳动力年龄人口超过总人口的50%,就可以说进入人口红利期。 ‘七普’数据表明,我国16-59岁劳动年龄人口为亿人,远超过50%,依然存在人口红利。

”翟振武分析。

  劳动力年龄人口质量也是重要考量方面。

国务院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国家统计局总统计师曾玉平在答记者问时指出,16-59岁劳动年龄人口平均受教育年限达到年,高中及以上受教育程度的人口达到了亿人,占比%,比2010年提高了个百分点,劳动年龄人口素质显著提高。

  首都经济贸易大学教授童玉芬表示,目前,我国劳动年龄人口年龄结构在持续老化,这有可能加剧知识技能与岗位需求之间的失衡,出现行业、区域等的结构性失业与局部性劳动力短缺现象。   “为了防止劳动力供给下降所发生的劳动短缺出现,今后应当将政策重点放在劳动力需求的调整上。

”童玉芬说,应以劳动力供给为导向,调整经济发展对劳动力的需求,通过提升产业结构,加快技术创新和进步,替代弥补可能出现的劳动力供给不足问题。

  老龄化带来压力我国60岁及以上人口达亿  “七普”数据显示,我国60岁及以上人口有亿人,比重达到%,其中65岁及以上人口亿人,比重达到%。

2010年至2020年,60岁及以上人口比重上升了个百分点,65岁及以上人口上升了个百分点。

与上个10年相比,上升幅度分别提高了和个百分点。   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教授杜鹏认为,人口老龄化是社会经济发展的结果,这是中国人口老龄化的根本原因。 社会经济发展通过提高教育水平、改善医疗卫生服务、促进性别平等、增进社会福利等多方面进步,促进了出生率和死亡率下降,实现了人口转变,最终推动了人口老龄化。   国务院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领导小组副组长、国家统计局局长宁吉喆在答记者问时表示,人口老龄化是社会发展的重要趋势,也是今后较长一段时期我国的基本国情,这既是挑战也存在机遇。

  数据显示,60-69岁低龄老年人占老年人口的%,老年人口的高中及以上文化程度人口比重为%。 “这些都是积极的变化。

”杜鹏说。

  应如何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杜鹏介绍,2019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出台《国家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中长期规划》,从5个方面部署了具体工作任务,包括夯实应对人口老龄化的社会财富储备;改善人口老龄化背景下的劳动力有效供给;打造高质量的为老服务和产品供给体系;强化应对人口老龄化的科技创新能力;构建养老、孝老、敬老的社会环境等。

  “在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上升为国家战略之后,应对人口老龄化的战略格局和行动视野有了新的要求和标准。

”杜鹏表示,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需要立足当前新的发展阶段,高效统筹各个领域、不同等级的规划行动,完成对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核心任务的部署和规划。

(责编:帅筠、毛思远)。